卡饭网 > 科技 > 业界动态 > 正文

OPPO:快车慢开,越开越稳

来源:PingWest品玩 作者:PingWest品玩 时间:2020-11-23 14:08:22

两年前,人们很难将“科技”与 OPPO 这家公司联系起来。2018 年 6 月 19 日,OPPO Find X 横空出世,拉开“全面屏”时代的序幕,OPPO 从前不为人所知的硬实力显露出来。

2020 年 11 月 18 日,一个长得酷似“圣旨”的手机视频传遍了社交网络。那一天,几乎微博上都在谈论这款“卷轴屏”概念手机——在 OPPO 未来科技大会 2020 上,OPPO 发布了 OPPO X 2021 卷轴屏概念机、OPPO AR Glass  2021 和 OPPO CybeReal 三款概念产品,OPP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连续第二年出席会议,发表“跃迁·致善”主题演讲,并提出“致善式创新”“3+N+X 科技跃迁战略”等内容。

作为 OPPO 的掌舵人,低调的陈明永不为大众所熟知,此前他有 6 年时间未在公开场合露面。从此次未来科技大会陈明永的演讲里,有不少人才知道原来陈明永生于四川,小时候在农村长大。

成长环境对陈明永后来的人生轨迹有直接影响。老家围绕稻田引水、拔树展开的争执,让他看见了人性“凶狠诈猛”的一面,这不是他适应的环境;高中同学父亲与一位传奇商人的为人之道,让他认定不论是生活还是经商,都可以通过“善的方式”,实现美好的结果。

本分原则萌发于陈明永心内,这是现在贯穿 OPPO 公司上下的根本企业文化。OPPO 未来科技大会 2020 上,陈明永再一次强调:本分要求我们要抓住事物的本质,坚持长期主义,不被短期利益所诱惑。

做正确的事

何谓“本分”?百科释义为“本身应尽的责任和义务;安于所处的地位和环境”。据陈明永回忆,2004 年前后,他专门将“本分”提出来,作为 OPPO 核心价值观。

多年来,“本分”文化在不断演进。一开始的本分,主要指“该做什么”,后来再加上“回归本源,做正确的事”等准则。道理看似简单,却是一种大智慧,践行起来很难。

智能手机行业的竞争一年比一年激烈,在面临全球疫情等情况下,行业的发展充满了未知、诱惑与挑战。在一些细分领域与市场,各家几近贴身肉搏。

陈明永认为,即使行业竞争激烈,OPPO 仍可以避免赤膊拼杀的局面,因为竞争并非你死我活。围棋宗师吴清源的一句话给陈明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你围你的地盘,我围我的地盘,没有任何厮杀,最终高下立见。

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。在陈明永的内心里,做好产品就是企业的本质。

2011 年,OPPO 的智能手机部门刚成立两年时间,OPPO 请来了好莱坞巨星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出演其首款智能机的广告片。经历这一战之后,OPPO 慢慢摸索到一些趋势,开始研究女性用户的自拍需求。

彼时一个长得像智能手机的数码相机攻占了女性市场——其实不仅是女孩,男孩也会为卡西欧 TR100 自拍神器心动。受卡西欧自拍神器启发,OPPO 开始潜心研究智能手机市场与自拍功能。

OPPO 发现市场上大部分的手机自拍摄像头像素都不高,30 万只能说够用。历经半年时间,最后 OPPO 把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像素从标配 30 万提升至 200 万,并加入软件算法。陈明永认为,想要打造完美的智能机,硬件之外软件必须出彩。据当时的 OPPO 产品总监张璇推测,包括硬件、软件和需求挖掘在内,OPPO 单款手机的研发投入在千万元级别。

抓住自拍的 OPPO,此后推出了轻薄经典 OPPO Finder 和自拍神器 Ulike 2 等产品。2012 年,进入智能手机行业 3 年的 OPPO 创造了 900 万台的出货量。

有时候 OPPO 就爱和自己较劲,这股劲往往能给 OPPO 带来长远的收益。

2018 年 OPPO Find X 激进归来,吹响了冲击高端手机市场的号角。彼时高端手机市场除去 iPhone,还有华为 Mate 系列与三星 Note 系列。OPPO Find X 没有和它们正面对垒,选择进入无人区,采用“升降式全面屏”设计。

事实证明 OPPO Find X 一鸣惊人,扭转了用户们对 OPPO 的普遍印象。时任 OPPO 助理副总裁的沈义人在发布会后表示,公司没有给 OPPO Find X 设立明确的销售目标,“要做的是聚焦于年轻人,把好产品带给他尝试。”

OPPO Find X 宣传期间还发生一件事,陈明永在办公室看到 OPPO Find X2 的宣传海报,写着“不是所有的旗舰机都有 256GB 内存”,感觉很生气。因为 OPPO Find X 的 SKU 里包含了 128GB 和 256GB 两种配置,陈明永认为这条宣传语有悖于产品的真实模样。

该宣传海报当时已经对外公布,陈明永生气地回到办公室,过一段时间后干脆给产品规划部打了一个电话,询问能否停止 128GB 手机的生产。

在陈明永看来,这是不正确的,OPPO 不能在宣传话术上耍小聪明,不能占用户便宜。发生了这一插曲之后,OPPO 继续研发 OPPO Find X2 系列产品,并于 2020 年春季发布,该系列赢得了媒体的一致好评。

长期主义

本分文化里提到的另一个理念“坚持长期主义,不被短期利益所诱惑。”

于个人、于企业,这十几个字都有着深刻的含义。段永平推崇围棋石佛李昌镐的围棋思想,在后者的自传《不得贪胜》里写道“缓慢是相对于‘快’而言的思考方式,在行棋速度下,认知与判断的速度才是决定因素”。

李昌镐的棋风稳,一招一式显得平常,像是双手握住的方向盘,松弛有度,他在巅峰时期几乎战无不胜,整个职业生涯里,总共拿下了 17 个世界冠军。

这与本分文化相通,“短期行为的最大收获就是短期收益,最大的损失是长远损失,甚至失去全部。”陈明永在未来科技大会上说。

企业经营其实追求一个“稳”字,像一根长线,需要及时调整,不让短期之内的波动影响最终的走向。

据 IDC 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8 年全年 OPPO 出货量达到 1.131 亿台,排名全球第五,增长率是中国手机厂商里最低的。陈明永在年底的一次小型交流会上坦言“产品节奏出了问题”。

到了 2019 年,OPPO 开始一些公司架构与人事调整,将 OPPO 拉回正确轨道。有丰富供应链经验的刘波被任命为中国区总裁,曾主导《Find More》经典广告片的老将刘列回归,担任全球营销总裁职务,兼任中国区 CMO。刘波与刘列都是从 OPPO 创立初期走到现在的老将,在 OPPO 内部,刘波与刘列被称为“双一流”组合。

一系列组合拳让 OPPO 止住了颓势。据市场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公布的 2020 年 Q3 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报告,该季度的手机市场份额排名出现了波动,OPPO 以环比 26% 的增长,8% 的全球市场份额排名第五。

OPPO 官网上,企业愿景那一栏写着“成为更健康更长久的企业”。

经营企业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,更不是只为了赚钱。陈明永认为,“企业存在一定要有一种使命感,一定要有一种让人们发自内心、带领一帮人长远走下去的东西。不是只是为了赚钱,或者要做第一,我觉得这是决定一个好企业能不能走远的原因”。

OPPO 与渠道代理商的关系一直为业内津津乐道,渠道可以说是 OPPO 早期做手机崛起的重要力量,也是 OPPO 走得长远的坚实基础。

2011 年 10 月,OPPO 决定从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型,但此时却面对着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,一边是上游已经下单做功能机的物料,另一边是下游代理商还没卖出去的功能机库存。如果代理商库存卖不出去,OPPO 的压力就是双倍的。

但坚信“为别人着想”的陈明永向代理商做出承诺“不会让货烂在你手上”。清理库存期间,OPPO 没考虑赚钱,给代理商们补足了差价,总共花费 3 亿元。在 OPPO 的企业历史上,这无异于阵痛,可现在回过去再看,这恰巧给了代理商足够的安全感,彼此建立了信任,保证了 OPPO 长期稳定的渠道基础。

在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型过程中,OPPO 坚持的本分文化很好地体现了它作用于人的价值。

致善式创新

围绕“人”的思考,陈明永在 OPPO 未来科技大会 2020 上提出了“致善式创新”。他表示“科技,只是手段,人,才是目的”。

无论科技技术有多先进,它始终是为我们服务。“充电 5 分钟,通话 2 小时”已经成为了 OPPO 家喻户晓的广告词,而如今 OPPO 已是行业内的快充引领者之一。

鲜有人知的是,OPPO 的闪充技术早期并没有得到公司重视。“闪充之父”张加亮回忆刚开始做闪充技术研发的时候,OPPO 正处于转型阵痛期间,各类资源并不丰富。张加亮和其他伙伴自掏腰包购买设备,挤在公司宿舍搞研发。

彼时苹果和三星都没有做相关的技术,而高通与 MTK 其实提供了现成的高压快充方案,但 OPPO 偏偏搞出了自己的 VOOC 闪充技术。那会儿闪充技术采用的是低压大电流的方案,优点是效率高、发热量更低,缺点就是成本高昂,也因为这一点所以不被市场认可。

包括陈明永在内,OPPO 内部对闪充技术进行评估,得出结论闪充技术既快又安全,还能边充边玩手机,对于用户来说是好的。于是 OPPO 从那时候坚持到了现在,将原先的快充推广普及,使得更多的用户享受到快充的好处,并不断推出更新的技术。

但请牢记,无论科技如何发展,它始终应当为我们创造价值。近年来手机行业的“军备竞赛”进行得如火如荼,有时营销术语比技术本身更抢风头;疫情期间,健康码让很多老人出行不便,技术的进步不应该让用户陷入困境。

说回此次 OPPO 未来科技大会 2020 发布的 OPPO X 2021 卷轴屏概念机,它缩小时 6.7 英寸,伸展开屏幕可达 7.4 英寸,整个变换过程看起来十分奇妙。

OPPO 硬件结构工程师金翔表示,OPPO X 2021 卷轴屏的伸展结构其实可以做到无级变化。所谓无级变化就是可以让屏幕展开的程度停留在任意阶段,与从前只有最大与最小两个选择完全不同。有了无级变化之后,这台手机便可以适应不同手掌大小的用户。

从用户角度出发,OPPO 的产品理念与陈明永的木匠家庭不无联系。陈明永的祖父是木匠,父亲做裁缝,他们对于一些细节的要求十分苛刻,陈明永甚至因为小时候帮祖父抄写名单,名字未对齐被要求重写。

因此在陈明永看来,现在 OPPO 要做的“致善式创新”,便是将技术的复杂留给自己,把技术的善意送给用户。这是一种“仁”的体现。

在 OPPO 未来科技大会 2020 上,OPPO 宣布他们专门组建了一支研发团队,基于人工智能领域的积累,和国家公开的数据集,开发了一套用于新冠肺炎辅助诊断的科研平台,在公开测试集上,实现 99.76% 的识别准确率。该平台将会免费捐赠给有需要的医疗机构。

科技跃迁战略

行业正随着 5G 的浪潮掀起了又一波转型,OPPO 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从去年未来科技大会的“融合·无界”的主题便看得出来,万物互融时代已经来临。今年 OPPO 则回归本源,以“跃迁·致善”为主题,陈明永提出了“3+N+X”的科技跃迁战略。其中“3”代表 OPPO 的三大技术计划,包括硬件基础技术、软件基础技术和服务基础技术;“N”代表 OPPO 的技术能力中心;“X”则代表 OPPO 的差异化技术。

在这三项当中,都提到了“技术”一词。在 OPPO 内部,有一个叫“OPPO 研究院”的部门,一直在沿着技术的线路,向前探索。

OPPO 研究院于 2018 年成立,目前全球 6 个地点有研发团队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日本和硅谷海内外等地。该部门未来最主要的研发方向,会按照前沿、长周期的原则来做技术储备。

如果说战略是一辆汽车的框架,技术就是驱动引擎。研发期间,OPPO 研究院所获得的成果将组建起 OPPO 的技术货架,包括但不限于 AI 能力、影像能力、手机硬件形态探索、快充技术等等都是货架上的重要技术项。

在向着万物互融时代迈进的过程中,OPPO 更加看重的是“3+N+X”中的“N”,即 AI、安全隐私和互联互通等等方面,这些是构建用户体验底层的基础。

而对于该战略,陈明永有一个朴素的愿景:“不仅能让身处大城市的用户获得科技的创新体验,还可以让我老家四川那里的人享受到科技带来的美好。”

相关推荐